(一) 古人论饮食与养生

2020-01-06 食功效-中华养生全典 https://www.shigongxiao.com

夫安身之本,必须于食,救病之道,惟凭于药; 不知食宜者,不足以全生,不明药 性者,不能以除病。故食能排邪而安脏腑,怡神养性,以资血气,故为人子者,不可不 知此道也。是故君子有疾,即先命食以疗之,食疗不愈,然后命药,故孝子须深知食药 二性也。论曰: 人子养老之道,惟有水陆百品珍羞,每食必忌于杂,杂则五味相扰,食 之不已,为人作患,是以食啖鲜肴,务令简少。饮食当令节俭,若贪味伤多,老人肠胃 虚薄,多则不消,膨胀短气,必致霍乱 (注: 相当近称肠胃炎)。夏至以后,秋分之前, 勿进肥浓羹臛,酥油乳酪,则无他虑矣,所以老人多疾者,皆由四时春夏取凉过多,食 饮大冷。其鱼鲙生菜生肉腥冷之物,多损于人,宜常断之,唯乳酪酥蜜,常宜温而食 之,此大利益老年,若卒多食之,亦令人腹胀泄痢,可渐渐食之,每日常学淡食,勿食 大醋物。(《太平圣惠方·九十七卷·食治养老诸方》)

人皆知谷畜之类,可以为养,殊不知物性有相戾,物宜有畏恶。智者于此,使顺阴 阳之义,取稼穑之和,审气味之宜,则致养生之道得矣。

盖天地之专精为阴阳,阴阳袭精为四时,四时散精为万物,惟人万物之灵,备万物 之养,饮和食德,以化津液,以淫筋脉,以行荣卫。全生之术,此其要者。《内经》说: 食饮有节,为知道之人,凡以穷理尽性,非特从事于肥甘而已,况五方之民,嗜欲不同 味,阴阳之一偏,故有一偏之病,养生者,所以欲消息应变,不欲久服,虽五谷致养, 犹有过食生患,如豆令入重者,矧非稼穑者乎。

真精之府,本无二致,天地专之,妙生于阴阳,阴阳袭之,运合辟于四时,四时代 散,散之为万物,万物离张,得之为性命,均物也。惟人万物之灵,故能备万物之养, 以饮之为性命,均物也。惟人万物之灵,故能备万物之养,以饮天和,以食地德,化津 液而润五藏,淫筋脉而溉经络,行荣卫而通血气,达全生之术而得其要。饮食有节,不 以嗜欲荡其情性,有道者能之。盖穷理而不迷,尽性而不惑,夫岂徒弊弊然从事于肥甘 之美而已哉。彼五方之民,嗜欲不同,或食鱼而嗜碱,其病痈疮; 或食紿而嗜酸,其病 挛痹; 以其味阴阳之一偏,故有一偏之病也。养生者,诚能和阴阳之消息,随时服食, 无偏其所嗜,则葆精全真,于是乎在。盖五谷为养,豆其一也,苟多食焉,且令人重, 矧非稼穑,其为伤也多矣。故庄子曰: 饮食之间,不知为之戒者,过也。(《宋徽宗圣济 经·卷之六·食颐篇》)

主身者神,养气者精,益精者气,资气者食,食者生民之天,活人之本也。故饮食 进则谷气充,谷气充则气血盛,气血盛则筋力强,故脾胃者五藏之宗也,四藏之气皆禀 于脾,故四时皆以胃气为本。生气通天论云: 气味辛甘发散为阳,酸苦涌泄为阴,是以 一身之中阴阳运用五行相生莫不由于饮食也。若少年之人,真元气壮,或失于饥饱,食 于生冷,以根本强盛未易为患。其高年之人,真气耗竭,五藏衰弱,全仰饮食之资气 血,若生冷无节,饥饱失宜,调停无度,动成疾患。凡人疾病未有不因入邪而感,所谓 入邪者,风寒暑湿、饥饱劳逸也,为人子者得不慎之。若有疾患,且先详食医之法,审 其疾状,以食疗之,食疗未愈,然后命药,贵不伤其脏腑也。凡百饮食,必在人子躬亲 调治,无纵婢使慢其所食。老人之食,大抵宜其温热熟软,忌其黏硬生冷,每日晨朝宜 以醇酒,先进平补下元药一服,女人则平补血海药一服,无燥热者良,寻以猪羊肾粟米 粥一杯压之五味葱薤鹑膂等,粥皆可至辰时服人参平胃散一服,然后次等以顺四时软熟 食进之,食后引行一二百步,令运动消散,临卧时进化痰利膈人参半夏丸一服,尊年之 人不可顿饱,但频频与食,使脾胃易化,谷气长存,若顿令饱食则多伤满,缘衰老人肠 胃虚薄,不能消纳,故成疾患。为人子者,深宜体悉此养老人之大要也。日止可进前药 三服,不可多饵,如无疾患亦不须服药,但只调停饮食,自然无恙矣。(《寿亲养老新书 ·卷之一》)

记内则曰,凡和,春多酸,夏多苦,秋多辛,冬多咸,调以滑甘。注: 酸苦辛咸, 木火金水之所属,多其时味,所以养气也。四时皆调以滑甘,象士之寄也。孙思邈曰: “春少酸增甘,夏少苦增辛,秋少辛增酸,冬少咸增苦,四季少甘增咸,内则意在乘 旺。”孙氏意在扶衰,要之无论四时,五味不可偏多,抱朴子曰: “酸多伤脾,苦多伤 肺,辛多伤肝,咸多伤心,甘多伤肾。”此五味克五脏,乃五行自然之理也。凡言伤者, 当时特未遽觉耳。

凡食物不能废咸,但少加使淡,淡则物之真味真性俱得。每见多食咸物必发渴,咸 属水润下,而反发渴者何,《内经》谓血与咸相得则凝,凝则血燥,其义似未显豁。泰 西水法曰: “有如木烬成灰,漉灰得卤,可知咸由火生也。故卤水不冰。” 愚按物极必 反,火极反咸,则咸极反渴,又玩坎卦中画阳爻,即是水含火性之象,故肾中亦有真 火。

记内则曰: “枣栗饴蜜以甘之,堇萱枌、榆、免、薨、滫以滑之,脂、膏以膏之。” 愚按甘之以悦脾性,滑之以舒脾阳,膏之以益脾阴,三之字皆指脾言,古人养老调脾之 法,服食即当药饵。

抱朴子曰: “热食伤骨,冷食伤肺,热毋灼唇,冷毋冰齿。”又曰: “冷热并陈,宜 先食热,后食冷。”愚谓食物之冷热,当顺乎时之自然,然过冷宁过热。如夏日伏阴在 内,热食得有微汗亦妙,《内经》 曰: “夏暑汗不出者,秋成风疟,汗由气化,乃表里通 塞之验也。”

《卫生录》 曰: “春不食肝,夏不食心,秋不食肺,冬不食肾,四季不食脾,当旺之 时,不可犯以物之死气。”但凡物总无活食之理,其说太泥。《玉枢微旨》 曰: “春不食 肺,夏不食肾,秋不食心,冬不食脾,四季不食肝。” 乃谓不食其所受克,此说理犹可 通。

夏至以后,秋分以前,外则暑阳渐炽,内则微阴初生,最当调停脾胃,勿进肥浓。 《内经》 曰: “味厚为阴,薄为阳,厚则泄,薄则通。再瓜果生冷诸物,亦当慎。胃喜 暖,暖则散,冷则凝,凝则胃先受伤,脾即不运。《白虎通》曰: 胃者脾之府,脾禀气 于胃。

午前为生气,午后为死气,释氏有过午不食之说,避死气也。《内经》曰: 日中而 阳气隆,日西而阳气虚,故早饭可饱,午后即宜少食,至晚更必空虚。

应璩《三叟诗》云: 中叟前致辞,量腹节所受。量腹二字最妙,或多或少,非他人 所知,须自己审量,节者今日如此,明日亦如此,宁少毋多,又古诗云: 努力加餐饭。 老年人不减足矣。加则必扰胃气,况努力定觉勉强,纵使一餐可加,后必不继,奚益 焉。

勿极饥而食,食不过饱,勿极渴而饮,饮不过多,但使腹不空虚,则冲和之气,沦 浃肌髓。《抱朴子》曰: 食欲数而少,不欲顿而多。得此意也。凡食总以少为有益,脾 易磨运,乃化精液,否则极补之物,多食反至受伤。故曰: 少食以安脾也。

《洞微经》曰: 太饥伤脾,太饱伤气。盖脾藉于谷,饥则脾无以运而虚脾,气转于 脾,饱则脾过于实而滞气,故先饥而食,所以给脾,食不充脾,所以养气。

《华佗食论》曰: 食物有三化,一火化,烂煮也。二口化,细嚼也。三腹化,入胃 自化也。老年惟藉火化,磨运易即输精多。若市脯每加消石,速其糜烂,虽同为火化, 不宜频食,恐反削胃气。

水陆之味,虽珍美毕备,每食忌杂,杂则五味相挠,定为胃患。《道德经》曰: 五 味令人口爽,爽,失也。谓口失正味也。不若次第分顿食之,乃能各得其味,适于口, 亦适于胃。

食后微滓留齿隙,最为齿累,以柳木削签,剔除务净,虎须尤妙。再煎浓茶,候冷 连漱以荡涤之。韦壮诗: 泻瓶如练色,漱口作泉声。东坡云: 齿性便苦,如食甘甜物, 更当漱,每见年未及迈,齿即缺落者,乃甘味留齿,渐至生虫。公孙尼子曰: 食甘者, 益于肉而骨不利也。齿为肾之骨。(《养生随笔·卷一·饮食》)

《本草》谓煮饭,以陈廪米为补益,秋谷初成,老年食之,动气发病。愚音胃弱难 化则有之。滋润香甘,莫如新粒,不妨酌宜而食,微炒则松而易化,兼开胃,有香稻 米,炒则香气减,可竟煮食,煮必过热,乃佳。昌黎诗所谓“匙抄烂饭稳送之,合口软 嚼如牛呴”也。有以米浸水,冬月冰之风干,煮饭松软,称老年之供,凡煮白米,宜 紧火,候熟开锅即食,廪米炒米宜缓火,熟后有顷,俟收湿气,则发里。

煮粥用新米,香甘快胃。乐天诗云: 粥美尝新米,香稻弥佳。按本草煮粥之方甚 多,大抵以米和莲肉为第一,其次芡实、薏苡仁俱佳。此外或因微疾,借以调养,虽各 有取益,要非常供。李笠翁曰: 煮饭勿以水多而减,煮粥勿以水少而添,方得粥饭正 味。

茶能解渴,亦能致渴,荡涤精液故耳。卢仝七碗,乃愈饮愈渴,非茶量佳也。《内 经》谓少饮不病喘渴。《华佗食论》曰: 苦茶久食益意思,恐不足据,多饮面黄,亦少 睡。魏仲先谢友人惠茶诗云: 不敢频常无别意,只愁睡少梦君稀。惟饭后饮之,可解肥 浓。若清晨饮茶,东坡谓直入肾经,乃引贼入门也。茶品非一,近地可觅者,武夷六安 为尚。

《诗豳风》云: 为此春酒,以介眉寿。《书酒诰》 云: 厥父母庆,自洗腆,致用酒. 酒固老年所宜。但少时伤于酒,老必戒。即素不病酒,黄昏后亦不宜饮。惟宜午后饮 之, 借以宣导血脉。 古人饮酒, 每在食后, 《仪礼》谓之��, 注云: ��者, 演安其食 也。今世俗筵宴,饱食竣,复设小碟以侑酒,其犹存古之意与,米酒为佳,曲酒次之, 俱取陈窨多年者,烧酒纯阳,消烁真阴,当戒。

烟草据姚旅露书,产吕宋,名淡巴菰,《本草》不载,《备要》增入,其说却未明 确。愚按,烟草味辛性燥,熏灼耗精液,其下咽也。肺胃受之,有御寒解雾辟秽涓腻之 能。一入心窍,便昏昏如醉矣。清晨饮食未入口,宜慎,笃嗜者,甚至舌胎黄黑,饮食 少味。方书无治法,食猪羊油可愈,润其燥也。有制水烟壶,隔水吸之者,有令人口 喷,以口接之者,畏其熏灼,仍难捐弃,故又名相思草。《蚓庵琐语》 曰: 边上人寒疾, 非烟不治,至以匹马易烟一斤,明崇祯癸未,禁民私售,则烟之能御寒信矣。盛夏自当 强制。

裺菜之属,每食所需,本非一类。人各有宜,文王嗜菖,孔子不撤姜食,皆审其所 宜,故取之。非仅曰菖可益聪,姜可通神明也。按菖即菖蒲菹,有种石菖蒲法,以辰砂 槌末代泥。候其生发采根之,不必定作裺也。利窍兼可锁心,据云能治不寐,极为神妙 之品。

蒸露法同烧酒,诸物皆可蒸,堪为饮食之助。盖物之精液,全在气味,其质尽糟粕 耳。犹之饮食入胃,精气上输于肺,宣布诸藏,糟粕归于大肠,与蒸露等。故蒸露之 性,虽随物而异,能升腾清阳之气,其取益一也。如稻米露发舒胃阳,可代汤饮,病后 尤宜。他如霍香、薄荷之类,俱宜蒸取露用。《泰西水法》 曰: 西国乐肆中,大半是乐 露,持方诣肆,和露付之。则方药亦可蒸露也,须预办蒸器,随物蒸用。

水陆飞走诸食物,备载《本草》,可考而知,但据其所悉论说,试之不尽获验。张 文潜诗云: 我读本草书,美恶未有凭。是岂人之禀气不同,遂使所投亦异耶,当以身体 察,各随禀气所宜而食之,则庶几矣。(《养生随笔·卷一·食物》)

人赖饮食以养身,饮食调和,则脾土安泰。脾为诸脏之母,生血生气,周身之津液 荣卫,皆本于此。善养生者,饮食俱有法诀存焉,如先饥而食,食不过饱,若过饱则损 气而脾劳。先渴而饮,饮不过多,若过多则损血而胃胀。早饭宜早,午饭宜饱,晚饭宜 少,食后不可便怒,怒后不可便食,此调和之大旨也。吃食之法,未食时先取茶饮一二 口,次食淡饭三两口,然后和菜味同食,大略饮食宜多,肉蔬杂味宜少。食宜早些不可 迟晚,食宜和缓些不可襕速,食宜八九分不可过饱,食宜和淡水不可厚味,食宜温暖不 可寒凉,食宜软烂不可坚硬,食毕再饮茶两三口,漱口齿令极净,起而徐行百余步,或 数十步,此盙食之要法也。饮食之后,不可就卧,不可发怒,不可呆坐,不可跳踯,此 又食后之禁忌也。凡予所言,皆简便易行,苟能从之,脾胃安泰,而诸脏六腑,四肢百 骸,未有不充实者矣。

人或有事,争斗恼怒,不可就食。盖怒气上逆,食又咽下,气涎裹食,窒塞于胃之 贲门,必成噎症,饮食难入,胃哽疼痛,最难医治,须待气平之后再食即不妨,至于食 后不可就恼怒者,亦是此意。

先饮茶一、二口者,润喉脘而不伤津液也。先淡食者,感念天地滋养之恩,知米谷 本来之正味也。忌迟晚襕速诸句后篇细述,兹不重载也。食毕茶漱口齿者,乃固齿之 法,令齿缝中积垢尽去,则齿虽到老不败不病,且口无秽气也。食后行走不呆坐者,令 所食之物不停滞而速运化也。不就卧者,恐食滞而成痞满诸症也。不可发怒者,恐痰裹 食而成噎病也。不跳踯走马者,恐迫伤脏也。

人列三才之中,鼻吸天气口食地气,早起空腹不可往外,或天行时疫,或人病家, 尤当谨慎,必须吃些饮食,而后治事。在冬月醇酒三两杯。余月不拘何物,吃些以实脾 胃,夏月免感偏邪瘟疫之气,则无腹痛霍乱吐泻时疫诸症。冬月免触严寒霜雾之气则无 寒邪伏内之患。春秋免风露之侵,直养身至要之法。予每于早晨未浴面漱口之先,或粥 或饭定飧一饱,所以避偏邪诸气,不论在家出外,俱宜学此。

清晨食白粥,最能畅胃气,生津液,和五脏,大补于人。予每日清晨之粥,俱系先 一日晚间煮之,极烂,极稠。以磁器瓦器盛起,盖好勿动,次早下床,未浴面时,即复 下锅一热,不用菜味,食饱最妙。惟天气暖热,未免馊坏不可食。改在当日早煮,不盛 铜锡器过夜,恐毒味伤人也。煮粥法载后宜软条。

清晨粥饭或迟,即先用百滚水一碗,调白糖饮下,极能滋润五脏。如无糖,即单是 滚水亦可,但不可在漱口之后,更不可空心饮茶耳。

早食固宜早,而晚食更不宜迟,人之饮食下喉,全赖脾胃转运,方得消化。若食后 随即睡卧,脾胃未免不甚运动,饮食自然停滞于胃脘间,或呃酸嗳酸,或脾泻水泻,展 转三两次,即成面黄体虚。中满不消,而脾胃大伤矣。古人说晚食常宜申酉之前,向夜 须防睡滞胸膈,即是此意。大约午饭宜在午前,而晚饭宜在日未落之时。总之,饭后宜 多过一时,使饮食稍下,方睡,则无患矣。至于饮茶之后,亦不可就睡,须略过一会, 则脾胃不伤也。

饮食缓嚼,有益于人者三,盖细嚼则食之精华,能滋养五脏,一也。脾胃易于消 化, 二也。 不致吞��噎咳, 三也。 可笑世人何苦, 横吞乱咽。 若争若抢者, 何也。 最 不可信,相法中吃食如虎之说。譬如富贵人食快,便是虎相,贫贱人食快,即又改曰饿 殍相矣。人之口吞往往易于改换,不独此也。

脾胃虽善消运饮食,亦必常使其有余力。譬如有人力能负百癬者,若与八九十癬, 彼必不甚费力而轻便疾超矣。倘或加重强负,自然伤筋动骨艰于步履,而倾跌之患恐所 不免。饮食若能调和,得多寡适中,善食而复善节,入口皆是滋补妙品,至于大饥之 后,更不可骤然太饱,恐血气不常,必致成病。故曰,大饥勿大食,大渴勿大饮。

食虽宜少,而飧次宜频,平常论之,夏季五、六月间昼长,每日宜四餐,下床清晨 一餐,傍午一餐,日稍西一餐,日将落一餐,余季每日三餐不过,切不可顿少食多,致 脾胃难于转运也。

饮食当用碗约定,每餐几碗,自然不得多,切勿因食美好,而遂贪多也。

饮食宜少者,有数种: 晚饭宜少。食黏硬难消之物,宜少。食荤腥油腻之物宜少。 食腐败之味,宜少。食厚味香燥炙之物,宜少。食五谷新登者,宜少。食茶,宜少饮, 不饮尤佳。酒宜少饮,切忌大醉。

厚味香燥之物,少食者,恐烁伤脏腑也。

新登五谷如新麦阛、新米饭之类,老人及脾弱人切不可食。其害有二: 急难运化一 也,发诸般宿疾二也。

茶宜少饮,不饮尤佳,久饮耗人脂血。且下焦虚冷,面黄脾弱,俱所不免。饥则尤 不宜饮,空心更不宜饮,惟饱食后二、三口,则不可少。大约人之脾胃喜燥而恶湿,若 能茶水少饮,最能养脾。

予性不喜茶,非专为调养所拘。若勉强饮之,则心胸嘈杂,精神反觉不爽,盖予禀 气虚弱而然也。日饮者,不过饭后半钟一钟,漱口而已。即饭后所饮之茶,亦是平常粗 茶。至如松萝、霍山诸佳茗寒舍绝不收畜。即亲友饮我者,口亦不能辨。予固自知粗俗 性成,而不能享此清福中之妙品。亲友中每以此嘲予,予亦甘作粗俗无福之人也。

世人不好茶,必好酒。予饮酒至多者,不过四五杯。过饮则气喘头眩,胸次不快, 次日如患疾病。即所饮之酒,亦必甜醇,若厚味、恶烈、烧酒、五香之类,则半滴不能 下喉矣。

陶性情,和血脉,莫妙于酒。然而引风败肾,烂肠腐胃,亦莫过于酒。但少饮则有 益,多饮则有害。予饮酒之癖有三不喜: 一不喜大醉,盖饮酒原是取药,半酣则入妙 趣。倘大醉则人事不知,身如木偶,趣从何来,反有腐伤脏腑之害。予每饮人以酒,悉 听人之量,不喜动,不强奉,非鄙吝也,亦有意于此尔。二不喜晚酌,予每至午后无事 时,即饮三、五口,香酣之际,熙熙,满体皆春,另是一番境界,果有乐趣。太白所谓 “但得醉中趣,勿尚醒人传”者,此也。倘若至晚,饮完势必睡卧,有何知觉。徒令酒 毒停聚,伤害脏腑而已。三不喜速饮,凡饮酒原取邻略,醇醲佳味,合应徐徐含嘴,趣 自无穷。若惟图快速,予不知趣在何处,且有伤损肺气之处。凡此三者,皆予不善饮酒 之言,合于世人者恐少,览此三篇,可从者从之,不可从者,予惟自行皆可也。

淡食最补人,五味各有所伤。假如咸多则伤心,酸多则伤脾,苦多则伤肺,辛多则 伤肝, 甘多则伤肾, 此五味中而咸味又能凝血滞气, 伤人更甚, 试看豆浆以咸一点, 即成腐, 禽兽血遇碱即结块。 所以多食咸味之人, 颜色枯槁, 脉络壅浊, 倘嗜味淡 薄,自然神清气爽,病疾少生矣。

酒性热,凡饮酒不可太热,恐伤肺气,再加多饮,轻则糟鼻赤面,重则肺痈血痔。

坚硬之食,最难消化,而筋韧及半熟之肉,更难消化。在元气充实,或血气少壮 者,犹可无患。倘或脾弱年高之人,恐不能免病矣。予家中煮饭食,以及鱼、肉、瓜、 菜之类,必极软极烂,而始入口。盖予性之所喜,便觉味美。

予早晚俱食干粥,最能滋补脏腑。虽尽饱食,亦不伤脾。何为干粥?此粥加稠厚而 比饭又稀软也,即名之曰稀饭亦可。煮法米水入锅,微火煮三四滚,用杓搅三四转,盖 定勿动,少时再滚三、四滚,又搅三、四转,少时复再滚搅一次,其粥干稠,米之精华 尽出。夏月每早煮,余月隔日煮,次早热一热吃。

香对天发愿,茹素八年祈佑母之寿康。扬俗持素必吃淡饭百日。凡此百日内非独于 咸,即甜酸诸味,俱戒入口。虽茶腐之类,亦戒沾唇,日惟食白粥白饭白滚汤而已。先 四五日,每遇饮食,甚觉难吃。其后渐觉自然,一般有味矣。茹素八年始食荤腥,此虽 从俗之见,亦予聊尽愚孝于万一也。自吃淡饭之后,直至今日,家常每遇无肴味之际, 即白粥白饭,照常饱食,一般有味,可见人自不肯戒厚味尔。

脾胃喜暖而恶寒,凡饮食中之生冷瓜果之类,固宜少食。恐成腹痛、心疼、呕吐、 泄痢诸疾。然暖亦不可太暖,大约热不炙唇,冷不振齿者,皆可食也。或人不知,凡饮 食专好极热,殊不知反伤咽喉、胃脘,正所谓过犹不及也。( 《长生秘诀·饮食部》)

人知饮食所以养生,不知饮食失调,亦能害生,故能消息,使适其宜,是贤哲防于 未病,凡以饮食,无论四时,常欲温暖,夏月伏阴在内,暖食尤宜,不欲苦饱,饱则筋 脉横解,肠癖为痔,因而大饮,则气乃大逆。养生之道,不宜食后便卧,及终日稳坐, 皆能凝结气血,久则损寿,食后常以手摩腹数百遍,仰面呵气数百口,趑趄缓行数百 步,谓之消食。后便卧,令人患肺气头风中痞之疾。盖荣卫不通,气血凝滞,故尔是以 食讫,常行步踌躇,有作修为,乃佳。语曰: 流水不腐,户枢不蠹,以其动也。食饱不 得速步,走马登高涉险,恐气满而激,致伤脏腑。不宜夜食,盖脾好音声,闻声即动, 而磨食日入之后,万响都绝,脾乃不磨食,食即不易消,不消即损胃,损胃即不受谷 气,谷气不受即多吐,多吐即为翻胃之疾矣。食欲少而数,不欲顿而多,常欲饱中饥、 饥中饱为善尔,食热物后不宜再食冷物,食冷物后,不宜再食热物,冷热相激,必患牙 疼。瓜果不时,禽兽自死,及生煎之物,油腻难消,粉粥冷淘之类,皆不宜食,五味入 口,不欲偏多,多则随其脏腑各有所损,故咸多伤心,甘多伤肾,辛多伤肝,苦多伤 肺,酸多伤脾……偏之为害,如此。故上士澹泊其次中和,此饮食之大节也。酒饮少则 益,多则损,惟气畅而止可也。饮少则能引滞气,导药力,调肌肤,益颜色,通荣卫, 辟秽恶过多而醉,则肝浮胆横,诸脉卫激由之败,肾毁筋腐骨伤,久之神散魂消,不能 饮食,独与酒宜去,死无日矣。饱食之后,尤宜忌之,饮觉过多,吐之为妙,饮酒后, 不可饮冷水、冷茶,被酒引入肾中停为冷毒,久必腰膝沉重,膀胱冷痛,水肿消浊,挛 頢之疾作矣。酒后不得风中坐卧,袒肉操扇,此时毛孔尽开,风邪易入感之,令人四肢 不遂。不欲极饥而食,饥食不可过饱,不欲极渴而饮,渴饮不可过多食,过多则结积, 饮过则成痰癖。故曰: 大渴勿大饮,大饥勿大食,恐血气失常,卒然不救也。嗟乎,善 养生者,养内,不善养生者,养外。养内者,恬澹脏腑调顺血气,使一身之流行冲和, 百病不作; 养外者,恣口腹之欲,极滋味之美,虽机体充腴以容色悦泽,而酷烈之气内 蚀脏腑,精神虚矣,安能保合太和以臻遐龄。

庄子曰: 人可畏者,衽席饮食之间,而不知为之节诚过也,此之谓乎。(《医便·卷 一·饮食论》)

今日更新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