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关于开展化学中药研究的意义问题

2022-05-13 食功效-化学中药 https://www.shigongxiao.com

  二、关于开展化学中药研究的意义问题 : 我们提出开展化学中药研究的主张,并不是标新立异,赶时髦,而是一种历 史使命和时代责任使然,对于中医学自身的发展具有极其重要的深远的意义。简 而言之,概括为以下3点:
1.开展化学中药研究,是在当代时代背景下,用中医方法研究现代事物, 扩增中医学新的理论支架和知识元素的有益尝试。
在中国近现代史上,由于西学东渐,中国不仅在思想观念、道德观念、价值 观念等意识形态方面受到西方的广泛影响,在传统文化与科学方面也受到来自西 方文化与科学的广泛影响,在这个过程中,应当说积极的作用是主要的,因而我 国近大半个世纪以来,社会政治、经济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巨大变化,现代文明与 科学得到了空前的发展。但也不是说一点消极的作用都没有,体现在中医学上, 就是对中医学术自信的打击,对中医理论体系的质疑和对中医方法论的否定。尽 管中医事业在政府给予的极大政策支持和中医药界的不懈努力下,得到了前所未 有的发展,其影响半径也远远超过历史上的任何一个时期。但这种发展,主要是 规模上的、形式上的发展,从学术体系上来说,并没有本质上的突破。几十年 来,中医学及其相关的或关注中医的学科,对于中医药所做的,只有一件事,那 就是探讨或者说是论证中医的科学性! 看看中医的辩证法、唯物论 “朴素” 到何 等程度; 如何用 “旧三论”、“新三论” 来注释中医的方法论; 如何依据还原的、 分析的方法,应用现代高尖端的技术帮助中医了解其治病的原理、有效化学成分 和分子作用机制等,不一而足。于是,关于中医药的海量信息激增,中医药的教 材越编越多、越编越厚,中医药的论文层层叠叠,中医药的论著比任何一个时期 都要 “汗牛充栋”。但是,真正带有中医学思维轨迹和方法学特征的知识信息寥 寥无几,使得这千千万万的新的研究成果无法融入中医学术体系之中,成为构建 中医学新的理论支架的血与肉。纵观中医学发展的整个过程,凡是有学术创新 的,无不是各个历史时期的中医药学家应用中医学的认知方法研究其所处时代的 新事物、新现象而得出新的结论,而建立新的学说。张仲景在勤求古训的基础 上,依据《内经》 的伤寒论说,研究了当时的流行病,并特别注重其寒化的演 变,创建了以六经辨证为主体的伤寒学说; 而明末清初,吴又可等温病学派的代 表人物,又在继承《内经》、《难经》 的基础上,应用温热论说,研究了当时的 流行病,并特别注重其热化的演变,创建了以卫气营血辨证为主体的温病学说, 从而为推动中医学的发展,特别是中医学在流行病的防治方面做出了重大的贡 献。这些学术成就,依靠的是中医学的方法论而不是其他学科的方法论,是中医 学自身的技术方法而不是其他学科的技术方法。我们再看看近代以来中医学的情 况,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我国也出现乙脑的流行,特别是刚刚进入本世纪之初, 我国先是出现前所未见的 “非典”,继而出现了 “禽流感”,在这当中,中医药 学界为救治患者做了大量卓有成效的工作,也开展了大量的现代研究,可最终依 然是走到了现代医学的方法上,千方百计地追究其作用机理和所谓的科学依据, 所希望的不是从中发现并总结出有利于中医学发展的新规律、新学说,而是希望 找到让他人认同的 “金指标”,倘若又可先生再世,真不知其会作何感想! 由此 我们想到: 中医学首先要解决的是自身发展的问题,而不是传播的问题; 学科之 间的技术方法只能是借鉴而不是单纯的借用;中医学的发展有两个不能脱离: 即 不能脱离中医学自身的方法论,不能脱离研究所处时代的新事物。开展化学中药 研究,就是在这样的指导思想下提出的。我们所希望做的,就是用中医学的思维 方法和认知方法,用中医学的语言,对近百年来中国人应用化学药物的经验进行 总结和表述,使该类治病救人的物质拥有中药的身份,成为中药大家庭的一员, 并希望在这个过程中,能够唤起中医人的学术自信,做出一个应用中医学方法研 究当代事物、扩展中医学知识元素的示范来。
2. 开展化学中药研究,是增加中药药用资源的重要途径。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以后,中医学界比较喜欢说、喜欢看的,就是现代医学模 式向中医学的模式靠拢,世界兴起了中医热,现代医学因化学药物副作用大而转 向从药用植物中寻找天然药物。我们也经常在有关场合说过,当今世界,几乎是 凡有化学学科的地方,都在开展中药的研究。这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说她是好 事,似乎是有人在捧中医的场 (说得好听一点是中医得到了肯定),说她是坏事, 那就是全世界都在与中医争资源。事实上,中医药学界早已认识到这样一个现实 问题: 由于中国本土人口的激增、中成药行业及非药用消费 (如药膳、美容品、 保健品,甚至包括浴足等) 数量和规模的不断扩增、中医药对外传播及伴随而来 中药材的大量出口、野生濒危动植物保护、土地的过度开垦和荒漠化所致的中药 资源严重破坏等,使得中药的总需求量大大超过了中药的储备量和供应量,中医 正潜伏或已经面临着无药可用的危机。尽管近年来国家实施中药规范化种植,使 某些中药品种药源短缺的现象得到一定的缓解,但要根本解决问题,除了要继续 大力推行中药资源保护、驯育、种植等措施外,国家应当制定中药非药用消费的 限制性法规,以减少中药的无用消耗和浪费,更重要的是,要积极开拓中药的新 药源。曾经在一次学术讲座后,我们与中山大学化学学院的一位专家谈到国内不 少科研院所的化学学科都在开展中药 (植物药) 研究时,这位专家说,化学学科 是研究物质的,中药 (植物药) 是一种客观存在的物质,当然也是化学学科研究 的对象。毋庸置疑,这位专家的观点是对的。那么,中医药学研究的对象之一, 就是世界物质用于治疗疾病的规律,化学药物是这样一种物质,理所当然,化学 药物也应毫无疑问地成为中医药的研究对象。十分遗憾的是,自从化学药物传入 中国以来,除了汇通学派对其有过一些研究外,那么多年来,大批的中医师日复 一日、年复一年地大量使用化学药物,却鲜有以其作为中药新药源为目的的研 究。我们的本草学者,孜孜不倦地在古书堆里或不辞劳苦地跋山涉水,去寻找可 能存在的药用植物,一部部有关中药的鸿篇巨作因此相继问世,中药的药用品种 也由 《神农本草经》 时的365种增加到了 《中药大辞典》 的5767种,而事实 上,这当中有多少是已经临床证实确有疗效的?大概连编书的人也说不清楚吧。 与此相反,已经得到广泛应用并已知其确有疗效的化学药物却不为中医药界所重 视,要么不用,要么照用。我们甚是不解的是,中医药学者何以会对1400多种 ( 《中国药典 (2005版)》) 现成的能够治病的药用物质漠然置之呢?现代医学知 道从青蒿中提取青蒿素,继而将其改造成青蒿琥酯等作为新一代的抗疟药,传统 中医学何以不知将皮质激素用作新的温阳补肾药、将解热镇痛药用作新的清热除 痹药?如果中医药早一点认识这个道理,早一点开展化学中药的研究,使该类药 物真正能按中医辨证施治的理论和实际需要来使用,那么,中药的药用资源还会 让人发愁吗?
3.开展化学中药研究,制定该类药物的中药用药规范,为中医师合法使用 化学药物提供理论依据。
我国自上世纪50年代下半叶开始创办现代中医高等教育体系,培养现代中 医师,开办新型的中医院以来,中医师已经不是纯粹只使用中药治疗疾病的医生 了; 中医院也不是单纯的只应用中医药方法和手段运作的医院了,实际上都是 “中西医结合医生” 和 “中西医结合医院”。在这种情况下,临床中医生不仅运 用望闻问切、四诊八纲来诊断疾病,更多的是依靠现代影像技术、生化技术帮助 诊断疾病,不仅使用中药、针灸、推拿等来治疗疾病,更经常地使用西药来治疗 疾病。这在过去和现在,都没有或尚未见有何不妥,也未有严格的限制。但随着 我国实施各种行业资格,在医疗上实行执业医师制度管理后,情况就可能不同 了。按照严格的执业范围执业,中医师是不应使用西药的。当然,目前执业中医 师考试中有西医的科目,在一定的时期内,中医师使用西药还不会被严格限制。 但会不会经过一个过渡时期后,国家对执业中医师考试科目进行了改革,对执业 医师的执业范围加以严格限制,中医师不再被允许使用西药,那时,对于中医 师、对于中医院来说,该是如何一种局面呢! 诚然,我们希望这种情况永远也不 会出现。但与其侥幸等待,还不如早作打算。可以设想,要根本解决中医师使用 西药的问题,不外有这样几种可能: 其一,国家对执业中医师的用药范围永远不 实行严格的限制,或者说具有专科以上学历的执业中医师可以默许其可以使用西 药; 其二,要求所有执业中医师必须同时具有西医执业医师资格; 其三,积极开 展化学中药的研究,使化学药物成为中药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并由中医药行业 主管部门根据化学中药研究的成果制定相关的化学中药用药规范,最后列入国家 药典等。在这三者之中,第一、二点是政策方面的问题,当由政策研究者和制定 者去考虑。我们所能做的,就是第三类工作。只要我们坚定信心,不懈努力,排 除包括不为西医认同等的非议,经过一代又一代中医药工作者的长期奋斗,用于 治疗疾病的化学物质就一定能够真正拥有中药的身份,成为中医师治病救人不可 或缺的药材,也只有到了这种化学物质成为化学中药的时候,中医师才会在相关 的理论依据和法规依据的支持下名正言顺地使用这类化学药物。